English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首 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快讯
环境服务企业呼吁加快环境治理市场化改革
2019-03-13 09:23:09


2018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正式提出了污染防治攻坚战的路线图。这一年多来,“攻坚战开局良好,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明显改善。”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3月3日下午在2019年全国两会“部长通道”上表示。

轰轰烈烈的污染攻坚战激发了环境治理市场需求上涨,然而,提供第三方治理的环境服务企业却频频“跌停”,尤其是民营环境服务企业被PPP推升负债率、融资受阻。

在多位环保企业家看来,企业遭遇风浪,一方面是因为政策影响、环境治理市场化不足;另一方面是企业在量化宽松政策和PPP大潮中不够理性。

针对当前环境产业和民营企业遭遇的困境,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下称“环境商会”)通过全国工商联提出《关于进一步加快环境领域市场化改革的提案》等4份提案,期待减税降费、绿色价格等政策早日落地,呼吁给予民营企业“公平”的营商环境。

期盼政策早日落地

环境企业关注的另一个重点是税收,环境商会已经连续多年呼吁减少税负。

2018年,环保行业经历了一趟“过山车”,环保严监管激发的高需求并没有给行业带来高增长。首创证券数据显示,2018年环保板块总体市值缩水约45%,企业直接融资难度增大。从公布2018年业绩预报的68家环保上市企业经营情况看,半数利润增速为负,整体呈下滑态势,工程类亏损企业较多。从事垃圾发电的盛运环保,累计逾期债务超过36亿元,2018年预亏约25亿元;主营生物质发电的凯迪生态,逾期债务达100多亿元。

为支持服务民营企业绿色发展、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今年1月,生态环境部和全国工商联印发了《关于支持服务民营企业绿色发展的意见》,签署了“关于共同推进民营企业绿色发展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合作协议,对民营企业提出了很多支持措施,包括财税优惠、绿色金融、绿色价格等市场化机制。

“我们可以感受到多方都在努力,也希望各类政策的支持能尽快落地,为暂时遇到困难的优质企业提供有效支持。”环境商会会长、博天环境董事长赵笠钧表示。

以融资为例,赵笠钧表示,现在的情况是困难的企业更加困难、好的企业即使是没有这些政策的驱动、也不难获得银行信贷支持。

“央行已经降准,但是商业银行放贷仍然非常谨慎,偏好央企、国企。而一些民企在经历了去年的去杠杆和PPP调整,已经在银行留下了不良记录,贷款更难。”赵笠钧表示。

环境企业关注的另一个重点是税收,环境商会已经连续多年呼吁减少税负。

2015年7月,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的《资源综合利用产品和劳务增值税优惠目录》(财税[2015]78号)正式执行,取消了以往对污水、垃圾、危废、医废、污泥处理的增值税免征政策,实行即征即退政策。根据新规定,污水、垃圾及污泥处理劳务在缴税后返还70%,即需要缴纳30%的增值税;再生水产品缴税后返还50%,即需要缴纳50%的增值税。

环境商会对污水、垃圾、危废、医废、污泥处理企业的调查显示,这些行业进项税额抵扣较少,随同增值税附征的城市维护建设税和教育费也相应增加,对于返还的增值税部分,被视同政府补贴收入,还要再被征收所得税。这些都增加了企业税费负担。

环境商会《关于进一步加快环境领域市场化改革的提案》提出,现行增值税政策实行税制处罚与环境超标处罚相关联,各地执法措施尺度不一,可能影响环保企业未来三年应得的退税收益。我国环保企业大部分尚属于中小企业,针对高新技术企业的优惠政策可望而不可即。环保行业细分程度高,税收优惠政策的相关技术产品目录等没有及时更新,新型创新性环保技术产品无法获得支持。地方主管税务机关拥有更大的自由裁量权,落实优惠政策有一定难度。此外,工业和危险废弃物没有纳入目录定义的“垃圾”范畴,不能享受免征政策。

《关于支持服务民营企业绿色发展的意见》提出,积极推动落实环境保护专用设备企业所得税、第三方治理企业所得税、污水垃圾与污泥处理及再生水产品增值税返还等优惠政策。

赵笠钧表示,这些财税方面的鼓励政策还需要有更加细化的配套措施,才能更好地帮助企业。例如“即征即退”给出确切的时间表,免去企业需要多次去政府部门跑腿“求爷爷告奶奶”。

此外,赵笠钧表示,希望环保行业的增值税税率能够调低到6%,与服务业执行同一标准,“环保行业提供的服务是公共产品,公共服务应该要降低税负,而且通过降低税负能够更好地引导更多的社会资本进入,本身也有助于环境的改善。”

市场化改革有待推进

赵笠钧认为,应该多采用一些激励型政策,例如建立产污企业领跑者制度,对于行业污染防治水平高的领先企业给予税收减免的正向激励。

中央环保督察、黑臭水体专项督查等等环保强监管手段有效推动了我国的环境污染治理。一些环境专家和环保企业家认为,强监管固然重要,用经济、金融等手段推动环境治理市场化是建立生态环境保护长效机制的重要手段。

在多位环保企业家看来,绿色价格是环境治理市场化最核心的问题。《关于支持服务民营企业绿色发展的意见》提出,积极推动资源环境价格改革,加快形成有利于资源节约、环境保护、绿色发展的价格机制。加快构建覆盖污水处理和污泥处置成本并合理盈利的价格机制,推进污水处理服务费形成市场化。加快建立有利于促进垃圾分类和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处理的固体废物处理收费机制。完善阶梯水价、阶梯电价等制度。建立生态环境领域按效付费机制。引导民营企业形成绿色发展的合理预期。

环境商会副会长兼首席环境政策专家骆建华介绍,过去环境服务是无偿的,是政府提供的所谓环境公共产品,污水处理、垃圾处理都是政府负责所以没有价格;2002年开始市场化改革,引入社会资本,以BOT、TOT模式为主导改进了投资运营体制,建立了污水垃圾处理收费回报机制。

骆建华认为,“污染者付费”是非常健康的商业模式。

“现在的问题是:定价不等于一次性定完,例如油价和原油市场价格联动,污水、垃圾处理也不可能永远不调价。”骆建华表示,污水厂出水标准在提高、相应的处理成本在提高,现在的价格覆盖不了成本,对企业来说比较困难,但是地方政府怕老百姓有意见,很少、很难去调价。

    “2018年,因为污水处理厂出水水质标准提高,我们增加处理剂碳元素这一项的单项成本就过亿了。”环境商会执行会长、首创股份总经理杨斌介绍,成本上升以后企业要求调价,双方签订的协议里面也有这部分内容,但是在实际过程中会很困难,政府不太愿意去调,到调的时候会有种种时间窗口,官员换届的时候也不太愿意去调价,“环境服务费的价格形成机制并不完善。”

另一方面,如何激励企业主动选择绿色发展,不仅是政策重心、也是环境治理市场化的重要手段。

《关于支持服务民营企业绿色发展的意见》提出,完善市场化机制;推进碳排放权、排污权交易市场建设,支持民营企业达标排放、积极减排,合规履约,通过参与碳排放权、排污权交易市场,提高环境成本意识。发展基于碳排放权、排污权等各类环境权益的融资工具,推动环境权益及未来收益权切实成为合格抵质押物,拓宽企业绿色融资渠道。加强清洁生产审核机制,支持民营企业建设绿色供应链。完善环境标志产品、绿色产品认证体系,扩大绿色消费市场。

赵笠钧认为,应该多采用一些激励型政策,例如建立产污企业领跑者制度,对于行业污染防治水平高的领先企业给予税收减免的正向激励。

作为民营企业的董事长,赵笠钧深有感触:激发民营企业活力并不需要什么更多的优惠政策、或者特殊政策,民营企业只有一个诉求就是“公平、公正”。“只要给予企业家对未来确定性的预期,与其他企业公平的政策环境,大家就有信心持续健康快速的发展下去。”

赵笠钧认为,没有必要专门针对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出台不同的支持政策,有一套政策就行,希望能够减少标签化、提供公平的环境。“技术创新、产品创新、服务创新、模式创新以及管理创新才是真正让企业能够走得更远、更为核心的问题。”

在环境商会执行会长、E20环境平台首席合伙人傅涛看来,环境治理市场化需要重构,因为市场需求变大了,中央、地方和企业需要重新划分责任、找准位置,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在重构的市场里面都有自己的位置,只要获得公平待遇,民企要生存还是要靠自身的实力和创新。





上一篇:生态环保领域人大代表总结经验、聚焦重点、谋划未来
下一篇:保护生态环境必须依靠制度、依靠法治
重庆好博展览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18 渝ICP备17011844号 www.cqecep.com|技术支持:13983276418